冰镇柚子

因为太懒被关进了精灵球里

【韩叶】水火相容

#本来想写个小段子结果一不小心写得多了点的段子


叶修是个水妖。

万千世界只要有水存在的地方他就所向无敌的水妖。

很厉害的水妖。比葫芦七兄弟中的水娃厉害好多。

他有一个死对头,叫韩文清。

是个火妖。

其实也不算死对头,两个人私下关系也没那么糟糕。

大概是五界六域的妖怪们精灵们闲的没事做,日常唠嗑唠着唠着就把这俩给唠成了天生八字不合水火不容的宿敌。

各种各样的传闻开始如洪水般泛滥,据说某地下市场还流通起了不能言说的本子,销量火爆。

叶修听妹妹苏沐橙,一个漂亮的香橙花精,说起这件事时,漫不经心地嗤笑一声。

“这些小妖们真是闲的没事做。”

苏沐橙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耳朵尖一小抹不自然的红。

她轻轻一笑,了然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飞回自己房间开始刷某不能言说的本子。

——她也是闲的没事做的小妖之一呐!

韩文清几天前跟叶修告白了。

真挚诚恳,字字铿锵。

叶修从来没在他脸上看到那种表情。

依旧是如此坚毅俊朗,每一跟线条都那么有力,熟悉的脸庞却直白地传达出他的感情。

像是在说,跟我在一起吧。

我会用尽一生对你好。

叶修头一次在他面前露出有些茫然有些脆弱的表情。

所向披靡一往无前的水妖第一次仓皇逃走了,韩文清没有追上去,看着他无措的背影久久失神。

他虽是火妖,却不会莽撞冲动,不会轻易去做一件事情又轻易放弃。他思考过很久,想要扼制内心想跟叶修在一起的想法,但是从心底里散发出的对叶修的喜欢源源不断地冲击着理智,让其彻底决堤。

他喜欢叶修很久很久了,久到心底里那粒隐秘的种子在厚土里发酵,铺天盖地的香气溢满了心房,发芽抽枝,最终覆满每一处元神。

他已经忍了这么多年,真的忍不住了。

叶修走后他又思考了很久,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太尴尬了,叶修在这方面很青涩,果然还是一鼓作气将他打个手足无措吧。

火妖韩文清燃起熊熊烈火,直奔叶修所在的领地。

正在训练手底下的妖精们练习法术的叶修感受到领地里闯进了异类,他刚回过头就见蔚蓝色的天空窜出一团格格不入的炙热火球。韩文清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降落在叶修面前,在一片惊呼声中圈住叶修,吻住他的嘴唇。

结果下一秒韩文清就迅速放开了叶修后退了好几步。

他捂住嘴唇,脸上一片痛苦的神色。

叶修一脸懵逼地红了脸,摸了摸有些烫的唇瓣。

电光火石间他明白了什么,故作轻松地嘲弄道:“水克火啊老韩,你要跟我在一起难度可大着呢。”

韩文清黑了脸,抿了抿被水妖冲击地异常疼痛的嘴巴,狠狠撂下一句“你等着”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走了。

叶修回头瞪了眼身后的一群吃瓜观众,学着韩文清的语气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都给我训练去!”

吃瓜观众们很好心地没有提醒他,领主大大你满脸的恼羞成怒可是一点威严都没有哦。

叶修坐在树下把玩着手里的一团水球。

火妖身上灼热的气息还残留在嘴角。韩文清出现在眼前时他就知道,一颗狂跳的心已经出卖自己了。唇齿相碰的时候仿佛炸开了电流,常年全身冰凉的水妖被火妖的炙热烫暖了元神。

但是他们双方都太过强大,特别是水妖叶修,周身流动的水纹顺从着天性推拒火妖的攻势。

果然他们不合适吧。

叶修想着韩文清应该知难而退了,捏爆手心中的水球,让泛着冰蓝的水流从指尖滑下。








强吻事件传开后某不能言说的组织以脱缰野马的速度疯涨,以致每只妖见到叶修都会喊一句:“啥时候你跟火妖大人结婚了别忘了请喝喜酒啊!”

叶修一团水打过去。

自那以后,韩文清已经好久没出现了。

他果然知难而退了。

也不过如此嘛。

叶修面无表情地打趴了跟他开玩笑的小妖怪。

苏沐橙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进展,怎么好久没看到韩文清了。叶修摸摸她的头发说:“男人就是这样没有毅力的下半身动物。”苏沐橙一脸复杂地看着他,那句你不也是男人吗在看到叶修眼底的幽怨后咽回了肚子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几乎所有开叶修和韩文清玩笑的妖怪都被叶修揍过一边了,韩文清还是没有出现。

没人敢开他俩玩笑了,怕又被揍一顿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火妖大人消失好几年了。妖怪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水妖大人面无表情的脸后就什么都不敢问了。

苏沐橙愤愤地把她满房间的本子扔进了沼泽里。

某个不能言说的地下组织也沉寂好久了,沉寂地好像不知在什么时候解散了一样。所有成员都只字未提这般尴尬情况的原因,好像曾经的痴狂未曾存在过。

一切仿佛回到了最初,最初那段没有韩文清存在的时光。

第十年,叶修静静坐在窗边看着幽蓝色的月亮。

手中拿着一张纸,纸上娟秀的字迹书写的却是请求吞并火妖领地的表文。

原因很简单,火妖王韩文清消失十年了,火妖内部动乱不安,颇有分裂割据之势,何不趁机将其吞并以壮水妖之势。

字字珠玑,直戳心窝。

许久,叶修叹了口气。

他起身,关上木窗。

在窗户即将闭合的一瞬间,一股强劲的力道撞开了窗户,叶修一时不慎向后踉跄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来人抓住他的肩膀顺势把他按倒,叶修还没来得及体会背部的痛楚,就被咬住了嘴唇。

滚烫的舌头钻进口腔,横搅蛮缠横冲直撞在他口中大肆进攻,疯狂舔弄他的舌根,牙龈,齿尖。

烫热透过舌苔传达进脑中,叶修惊惧地挣扎,让他有些恐慌的高温灼烧着身体,下意识地剧烈挣扎却被死死按在地上不得动弹。

“唔唔……”缺氧使得叶修眼前一阵阵发黑,平日里强大的水妖被牢牢制住,浑身被烫地软绵无力。

等到叶修神智有些迷糊时来人才放开他,结束了持续许久的深吻。

叶修努力想看清他的面容,视野里却迷迷糊糊被生理泪水朦胧。

但是那熟悉的轮廓依然清晰。

“韩……文清……”

“叶修。”

叶修下意识抬手擦干眼角的湿润,却发现怎么也擦不干净。

“叶修……对不起。”

韩文清抱起叶修把他放到床上。

“我回来了。”

“叶修。”

韩文清再次吻了上去。

这次吻得非常温柔,像是在抚慰叶修般的力道一下一下把叶修弄得很舒服。

他顺着嘴唇吻上叶修的下颚,脖颈,在分明的锁骨处留连辗转。

叶修抓住他的头发:“等……”

韩文清咬住他锁骨下方的皮肤,从被咬的地方传来一阵如同火烤的痛楚,叶修噤了声,咬住嘴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叶修,在一起吧。”

【拉灯——】

缠绵颠倒折腾到天将破晓时,韩文清将浑身布满情色痕迹精疲力尽的叶修搂在怀中安躺在被窝里。

“韩文清你……真他妈禽兽……”

叶修不情不愿地被亲密抱着,连眼皮都懒得高兴翻动,闭着眼睛嘟囔道。

韩文清笑了笑,在叶修额头映上一个温柔的吻。

“你这些年去哪了。”

韩文清把怀中人搂紧。

“去找红孩儿。”

“?”

“练三昧真火。”

“……………………”

我日你妈的韩文清!!!

叶修睁开眼一巴掌糊上韩文清的脸。


Fin.


后记1:次日韩文清起床收拾房间发现了那张请战的纸。他把叶修从被窝里挖出来,慈爱地问他这是什么,叶修无语凝噎。结果还没从昨晚的情事里恢复的叶修再次被推倒在床上。【拉灯——】

后记2:得知消失多年的韩文清回来后各方曾被叶修揍过的妖怪们纷纷前来告状,结果没想到火妖大人残酷冷漠地说了句:活该。妖怪们面无表情地举起火把:妈的烧死这妻控!

后记3:某沉寂已久的组织卷土重来,藏匿在各处的组织成员们一下子都窜了出来:我就知道火妖大人不会始乱终弃呜呜呜韩叶还能再战一百年!

后记4:苏沐橙趴在沼泽边嚎哭:啊啊啊啊你还我本子!!!!!!你还我本子!!!!!!

真·Fin.

评论(9)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