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镇柚子

因为太懒被关进了精灵球里

【all叶】夏日起义

#校园paro


#私设众多


#又名争宠日常之一千零一种耍流氓的姿势


>>>


酷暑。


骄阳,蓝天,白云,绿树,蝉鸣,可乐,汗水,以及,奔忙于其中的学生狗。


作为省内一级重点高中的荣高当然不会放过暑假,一个所谓“足以拉下别的学校一大截”的大好时光,组织了写作「假日活动」读作「补课」的义务教育活动。


大热天的别人都在家吃着棒冰啃着西瓜开着空调刷着手机,而荣高的孩子们只能捧着一堆堆试卷参考书复习资料誓与题目死磕到底。


亏得校长冯宪君还有点人性,同意给教室和寝室开空调。


——这大概是补课唯一的福利了吧。


荣高学生们望天长吠。


“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高二某班某靠窗座位,号称“题目杀手”的黄少天在晚修第一节下课铃刚响起的一瞬间就大吼了一声,吸引了全班人视线,接着在众目睽睽下扑倒在桌子上灵魂出窍。


像是反应号召一般,“扑通扑通”班上几乎一大半的同学都倒下了,趴在课桌上睡个天昏地暗。


“哎哟喂黄少天你还行不行了啊?!”伸着懒腰准备去放水的方锐顺便嘲笑了黄少天,然后走出门去,几秒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折返回来,满脸猥琐地朝教室最中间的位置喊道:“哎老叶!厕所约不约啊?!”


话音刚落,一个力道十足的纸团从黄少天旁边的位置飞过来“啪”地打中方锐的额头,喻文州笑眯眯地提醒:“不要试图调戏班长。”


然后一大堆纸团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砸中方锐——


“就是啊就是啊!”


“结伴上厕所方锐你是女孩子吗?”


“幼稚。”


“韩副班长你先把手里的纸团放下再说话。”


方锐从纸团堆里爬起来痛苦地嚎叫:“老叶你替我做主啊他们一群人怼我一个这不欺负人吗?!”


一直趴在桌子上装死的叶修不耐烦地眯缝着眼抬起头,瞥了眼方锐,然后有气无力地说了句“自求多福”就继续趴下挺尸。


方锐躺地上刚嚎出“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啊呀我摔倒了我要老叶亲亲才能站起来”,就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一脸和善的卫生委员张新杰。


方锐:“……”


全班:“哦豁。”


张新杰:[张氏冷漠脸.jpg]


……


“啊啊啊救命啊张新杰大大啊啊啊我这就扫干净!!!”


……


坐在叶修前面的苏沐橙转过身来把叶修桌子上的咖啡换成了一瓶柠檬水。


叶修同桌魏琛火速抢过来打开喝了一口,在苏沐橙玩味的目光下颇为淡定的舔了舔瓶口:“我先给老叶试试毒。”


“卧槽魏琛你猥不猥琐啊?!”恰巧目睹了全过程的张佳乐扑过来嫌弃地把柠檬水抢过来要扔,魏琛伸出死亡之爪一把抓住瓶子的另一端。


一场世纪抢瓶子大战即将爆发。


“我说你们——”教室最后一排一声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不要打扰到我家老大睡觉啊!”说着包荣兴拎起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板砖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揍人。


“什么叫你家老大啊!”张佳乐丝毫不肯屈服,转头想暗示魏琛暂时联合对抗包荣兴,就见魏琛早就躲回座位侧趴在桌上欣赏叶修睡颜了,还煞有介事地朝张佳乐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安静。


张佳乐:“……”


日!


面对包荣兴的板砖和全班尚还清醒着看戏的人戏谑的目光,张佳乐有些欲哭无泪。


“不带这样玩儿的啊!!!”


河东狮吼,直冲云霄。


“张佳乐!”被吵地无法入睡的叶修随手拿起一本作业本糊上张佳乐的脸,顶着浓厚的黑眼圈磨了磨牙。


狮子蔫了,顺着书抓住叶修的手蹭上去:“老叶连你也跟他们同流合污我心好痛啊!”


叶修冷漠地抽回手:“包子,把他丢出去。”


“是!老大!”包荣兴朝叶修笑地一脸灿烂,“保证完成任务!”


“顺便把老魏也丢出去。”


“是!”


于是整个楼层站在走廊外的学生都看到,高二实验班,某高大强壮的金发男同学毫不留情地把两位同窗丢出开着冷气的教室,“砰”地锁上门。


威武,霸气。


反观被丢出来的两位。


还能说什么呢,默哀吧。


……


上课预备铃响起的时候包荣兴才打开门,因为去上厕所也被关在外面的方锐表示他今晚要找班长讨论讨论如何正确地使用小弟……哦,才不是小弟弟。


新一节自修课又开始了。


闹哄哄的校园瞬间安静下来。


年级第一从未被超越的学霸叶修在同桌不明所以的暧昧眼神注视下灌下一大瓶柠檬水,振作精神将自己埋进物理试卷中。


一切归于平静,翻书声写字声与室外的虫鸣交织,让人在刷题目的烦躁中有了一丝安然。


黑暗毫无征兆地袭来。


夜幕下灯火通明的教学楼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的。


所有人花了三秒钟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一窝蜂炸开。


黑暗中不知谁的声音此起彼伏着。


“啊啊啊发生了什么?!”这是比较胆小的妹子。


“哈哈哈老叶你作恶多端连灯都被你的不要脸给打败了哈哈哈!!!”这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总会第一时间联系到叶修的在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一种痴汉的黄少天。


“开灯啊!!!我要学习!我爱学习!一秒不学我浑身难受!”这是疑似被学习逼疯的戴妍琦。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瞎了???”这是最近听叶修的建议每天一罐六个核桃的孙翔。


“呜~嗷呜~”这是故意发出鬼哭狼嚎声音的唐昊。


嘈杂中有一个声音特别不和谐:“哎嘿天黑了狼来了~老叶让我摸摸你的软肉~”


“卧槽老魏你滚蛋!……包子!把这人丢到楼下去!”


“魏琛!纳命来!”


“老魏你的脸呢!”


“哎哎哎别乱跑啊别撞到桌子了!”


不知谁跨越几个座位不远千里蹲到叶修旁边执起他的手:“听说黑暗中接吻两人的爱情会长长久久哦叶修前辈。”


叶修嘴角一抽:“……听说魔术师可以让灯重新亮起来哦王大眼。”


然后又不知是谁踹开了王杰希,又从魏琛手里把叶修解救出来半抱半扯地把他拉到教室后的角落壁咚,直接吻了上去。


“卧槽莫凡!……唔……”


莫凡舔了一遍叶修的唇瓣,舌头刚伸进叶修口腔里,就被坐在最后一排的周泽楷拉开,力气大地难以抗拒,两个人在黑暗中用眼神无声地对峙。最后周泽楷以肉眼不可见旁人来不及阻拦的速度也吻上叶修的嘴唇,甚至轻轻咬了一口。

叶修:“……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啊!”


苏沐橙打开手电朝他们这边照了一下,立马一群汉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飞过去。


“你们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强迫班长成何体统?!”


“老叶我也要亲亲!!!”


“叶修前辈么么哒!”


“叶修前辈啪啪啪!”


“我说你们有点下限啊。”叶修扶额。


一个脸色比夜色更黑的男人走过来,轻松穿过叶修身边挤的一圈又一圈的汉子,在叶修面前站定,借着月光可以模糊看到他有些愠怒的脸。


“多大了你们。”他低沉的声音适时响起,一时间竟无人敢说出一句话。


接着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韩文清毫不温柔地扯过叶修的校服衣领,捏住他的下巴亲上去。


……


“卧槽!!!”


“好啊韩文清!”


“原来你们霸图组的硬汉子也会玩套路!”


“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喧闹中叶修面无表情地翻了翻白眼。


闹了一会儿有教导处的老师过来维持纪律了,并且解释是全校空调全部运作导致电线短路,接着组织大家去操场集中。


几个汉子同时向叶修伸出手说:“这一路生死未卜,我就大发慈悲地保护你吧!”还不约而同地感叹自己的大公无私英勇无畏,回过头来叶修早跟苏沐橙并肩离开了。


“……”


苏沐橙侧头笑着比了个V,应急灯光的照射下她的笑容楚楚动人,却让汉子们无言又无奈。


“叶修哥,你说会不会直接放假让我们回家啊,我好几天都没看那部电视剧了,这几天心心念念馋得慌。”


“你想想老冯这人,估摸着他宁可买来蜡烛给教室里围一圈照明都不会给咱放的。”


“嗤——”苏沐橙颇为不爽地撇了撇嘴,踢开了路旁的一颗小石子。


叶修看妹妹耍小脾气的模样,笑着摸摸她的头:“熬过这几天你回去看个够啊!”


苏沐橙抱着他的胳膊嘟囔:“回去看他个天昏地暗!”


“啧啧啧。”路过的孙哲平拍了拍叶修的背,“干什么呐你们?那么亲密搞的跟情侣似的也不怕咱们学校的FFF团烧啊?”


“怎么,你吃醋了?”苏沐橙抢在叶修开口前说道,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不成你来?”


“好啊。”孙哲平搂着叶修的腰把他扯到自己怀里。


“喂喂,虐狗自重啊!”苏沐橙倒也没想到孙哲平那么直接,无奈地说道。


“你抱够没?”叶修死鱼眼。


“没有。”孙哲平正直脸。


“废了你哦。”叶修面无表情。


孙哲平上下扫视了一番叶修的身板,不屑地哦了一声,然后捏了把叶修腰部的肉。


“嗷!孙哲平!”叶修抬头瞪向孙哲平,孙哲平稍稍低头趁机在他嘴上偷了个香。


“……”


呵呵。


集中在操场上的荣高群众们暗暗祈祷着一定要放假,再不济就是提前放学,结果不一会儿教学楼再次灯火通明了。


一阵阵哀嚎响彻荣高上空经久不散。


还能怎么办呢?回教室继续学习咯!


于是大伙儿不情不愿地挪回教室。


至于一路上以及回到教室后,由于停电风波引发出的某种修罗场还在暗潮汹涌,孙哲平对叶修耍流氓被某楚姓妹子拍下来全班争相传看,等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暂且不表。


夏日起义加载失败。


还能怎样呢,加油吧学生狗们,在追求知识和爱情的道路上都要勇往无前哦!



FIN.

#其实老叶是班长兼班宠兼吉祥物

#强行点题系列

评论(3)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