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镇柚子

因为太懒被关进了精灵球里

【all叶】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05

◇段子向,甜到牙疼,ooc慎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胡言乱语

◇懒癌晚期患者憋了几天憋出来的产物

======

♡平叶场合♡

  叶修在义斩训练室呆了一天,准确地说是指导了义斩队员们一天,然后在一干人苦(yi)大(yi)仇(bu)深(she)的注视下揉了揉美得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手。

  就算再比不上叶修,毕竟还是职业选手,水平素养也是网游竞技场中绝大多数人不能比的,一天下来也是挺累。叶修无视了旁边意犹未尽正尽量挽留他的楼冠宁文客北,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往门口走,于是很狗血地撞到了刚进门的孙哲平。

  孙哲平反应很是迅速地拦腰抱住了叶修防止他摔倒,叶修捂住被撞到的鼻子,疼得眼角都冒出眼泪了。

  “卧槽……”叶修吸了吸酸溜溜的鼻子,无意识地爆了粗口。

  趁人之危捏了把怀中人软肉的孙哲平扫了眼其余人,最后视线定格在叶修身上。

  “怎么来了?”

  “……啧啧,大孙你身板怎么那么结实…”叶修答非所问,揉着鼻子一脸怨念。

  “打一场?”也没等叶修回答,孙哲平径直走到座位前坐下。

  “哥分分钟完爆你。”叶修也没有拒绝,孙哲平对面的楼冠宁连忙起身把座位让给叶修。

  斩楼兰和再睡一夏重现了当时兴欣来义斩参观的一幕,荣耀页面中战火纷飞,各色特效交叠在一起,噼里啪啦的武器碰撞声震动着人的耳膜。

  孙哲平的打法依旧像是个标标准准的狂剑士,狠戾狂暴却不失精准,一招一式层层叠叠覆盖在斩楼兰身上。以这个水平完全不像是有受伤的职业选手。

  而叶修也毫不逊色,骨节分明的手灵巧地在键盘上跃动着,屏幕上的斩楼兰在他的操作下仿佛笼罩了神的光芒,一个简单的微操都让人叹为观止。

  两种不同的打法却产生了化学反应一般,将战斗一分一秒延迟。两个角色的血条几乎在同一水平线有规律地下降,任何一个失误都极有可能造成一边倒的趋势,一旁围观的义斩队员们大气不敢出,绷紧了神经盯着屏幕。

  最终还是叶修险胜,自从重回职业圈,打了那么多高端的比赛,即便是再强的实力也还是有进步的空间。

  回过头来发现,一场比赛打了半个小时。

  教了一天新人又集中精神打了一场高强度的竞技,叶修也是累了,站起来说了句“哥先走了”就出了门。

  孙哲平反应迅速地追上去。

  “你晚上睡哪?”

  “你们义斩客房啊。”

  “来我房间睡。”

  叶修偏头,一脸“不约不约我们不约”。

  “客房不舒服,有蟑螂。”

  “呵。”鬼信啊。

  看到叶修毫不理会,孙哲平上前搂过叶修的肩膀,另一只手环住叶修的膝盖部位,一用力,将人打横抱起来。

  被老友公主抱的叶修:“……”

  稍稍挣扎了一下却被孙哲平用力抛起来再接住后,叶修捂脸,暗戳戳耳根一红。

  “大孙……放我下来!”

  孙哲平没理他。



  次日清晨。

  叶修睁开眼,视线开始变得清晰。

  然后他看到他的眼前是一个男人宽阔健壮光裸的胸膛。

  ……

  孙哲平紧紧抱着他,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前,一条腿还蹭到了他的大腿根。

  叶修不满地动了动身体,抱着自己的男人突然睁开双眼,定定地看着怀中人。

  叶修惊悚地瞪大双眼,孙哲平直接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抬头面向自己,然后吻了下去。这个吻很霸道,颇为符合孙哲平一贯的作风。直到双方口中溢出血腥味,霸道总裁孙大大才放开叶修。

  ——“早安吻。”

  “……大孙,别闹。”






  “大孙我问你,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唔唔!!!……”

 


〖叶神是我最疼爱的人〗

钟叶离:报告组织,图片已上传!

钟叶离:哎,我们那个不争气的队长啊……

钟叶离:还是孙大大行动力max!~虽然大晚上有点看不清,但是那绝逼是公主抱啊!!

戴妍琦:救命!!!我高血糖犯了!!!

苏沐橙:公主抱´∀`

楚云秀:所以他们这是要去干嘛?

舒可怡:啪♂啪♂啪

舒可欣:酱♂酱♂酿♂酿

戴妍琦:yooooooooooooooo~

唐柔:yooooooooo

钟叶离:yooooooooo~可怜的队长只能独守空房了╮( ̄▽ ̄")╭






♡双叶场合♡

  叶修没有在义斩多做停留,清晨吃了早餐便收拾东西干脆利落地走人了,身后一干悲伤逆流成河的义斩队员们哭晕在厕所x

  叶修在附近的街上晃了晃,不多时,一辆加长豪车停在不远处。叶修走过去,司机下来亲自打开车门。

  “大少爷,请上车。”

  叶修大大咧咧地钻进车里坐好,随即被一个人捂住眼睛。

  “猜猜我是谁?”刻意改变的声线却压抑不住浓浓的激动。

 

  叶修扯开嘴角嘲讽一笑:“笨蛋弟弟,你是小孩子吗?”

  叶秋恼羞成怒将人用力向后扯摔到自己怀里。

  “混账哥哥,欢迎回来。”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到兄弟俩的一举一动,欣慰感叹——“今天两位少爷的感情也是很好呢!”




〖叶神是我最疼爱的人〗

戴妍琦:叶神什么时候去下一站?

楚云秀:下一站是蓝雨吧

苏沐橙:刚才叶修哥跟我打电话说,他要在B市住一段时间,毕竟好久没回家了。

唐柔:理解

钟叶离:还是讨论讨论蓝雨怎么办吧

戴妍琦:hhhh难道要让食堂阿姨扫地大妈来hhhhhhhh

舒可怡:hhhhhhh

舒可欣:hhhhhhh

……






♡双叶持续♡

  叶修回到家里跟父母打了声招呼聊了会天,眼皮子都快耷拉下来了,大脑昏昏沉沉的,浓重的倦意席卷着脑神经。太阳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楚,大口呼吸却依旧不能缓解胸口的沉闷。

  “爸妈,我有点困先回房了。”

  “……小修?没事吧?”叶母看自家大儿子从刚才就有点不对劲,“不舒服吗?”

  “我去睡一觉就好……”

  一旁的保姆给叶修倒了杯蜂蜜柠檬水,叶秋看他越来越不对劲,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摸摸他的额头。

  灼热的温度沿着手心的皮肤传递给大脑,叶秋心下一惊。他与父母对视一眼,叶父很心有灵犀地打电话请了家庭医生过来。叶秋打横抱起叶修把人送到房间里,嘴里着急地念念有词:“混账哥哥……你怎么那么笨啊,发烧了不会说吗?……”

  第二次被人公主抱,而且还被自己弟弟教训了的叶修在迷迷糊糊中硬是爆了粗口:“滚蛋……”

  两天前淋了雨,就稍微有点感冒,叶修也一直没有注意,这两天来一直在奔波,又跟职业选手们不断切磋,没想到越来越严重了。叶修虚脱般躺在床上,柔软的被子盖在身上,却覆盖不住全身遍布的酸痛感。他面色潮红,粗重的呼吸声昭示着身体的不健康。叶秋坐在床头,将一块冰凉的毛巾盖在叶修额头,帮他掖了掖被角。

  医生很快赶来了,检查一番后,确认只是发烧,开了些药再嘱咐叶父叶母让大少爷多注意休息,养成良好的作息后,便离开了。

  一些很普通很常见的感冒冲剂,叶秋帮哥哥用温水冲了一包,端着碗和药匙回房。扶着叶修直起上半身,在他背后塞了个软乎乎的枕头,叶秋吹了吹棕色的液体,盛了一匙往叶修嘴里送。

  叶修平时就不喜欢喝冲剂,在迷糊中下意识地拒绝,紧紧闭着嘴不愿意喝。叶秋一个手抖,把药匙里的药全洒了。

  他犹豫了一下,自己喝了一口药,捏住叶修的下巴阻止他随意动弹。距离被无限拉近,最终,嘴唇碰到一起,叶秋撬开叶修的嘴唇,将口中的药渡过去。被迫喝下药的叶修措不及防地被呛到了,下一秒叶秋的唇又堵了上来……

  如此反复几次,药终于是喝完了,但叶秋却是意犹未尽地用舌头搜刮叶修的口腔,苦涩的药味混合着黏滑的津液,催动着叶秋的神经,下体又涨大了一圈。而当事人却毫不知情地斜斜躺在床上喘气,湿漉漉的水眸有些迷茫地看着叶秋,无形中不停撩拨着叶秋的心弦。

  砰通……砰通……砰通……

  心跳加速……仿佛空气都变得燥热……

  ……

  叶秋咽了咽口水,下定决心似的,用手去摸叶修隐藏在被子下的身体,门外突然传来叶母的声音:“小秋,药喂好了吗?”

  叶秋慌忙跳起来去给母亲开门。看到自家二儿子的脸也不自然地泛红,叶母疑惑地问:“不会是被传染了吧?你注意点啊小秋,要不要去量量体温?”

  叶秋连忙摇头,丢下一句“我去厕所”便逃走了。

  叶母:“……”









  叶修在家养了几天,病算是好了,但由于在家不能打游戏也不能上网整天无聊到炸,叶修便提出要出发去蓝雨。

  一开始一家人是拒绝的,然而叶修开启嘲讽忽悠模式,把叶家长辈忽悠地晕乎乎的,而叶秋始终处于炸毛状态,嚎叫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就是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一副言情小说里的死傲娇模样。

  叶修嘲讽笑了一会儿,突然凑到叶秋耳边轻声说道:“我愚蠢的欧豆豆哟,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

  “混账哥哥!!!你…你什么意思?!”

  叶修向后退几步拉开彼此的距离,很无辜地耸肩。


  最终叶秋还是屈服于自家哥哥的没脸没皮,哦不,是花言巧语,咦,好像也不对。总之,叶修成功脱身,买了机票向蓝雨进发。






〖叶神是我最疼爱的人〗

苏沐橙:最新消息~叶修哥已经动身去蓝雨啦~

戴妍琦:所以蓝雨该怎么办啊QWQ

楚云秀:不如……通知蓝雨的汉子,让他们自己拍?

戴妍琦:这也是个办法……

苏沐橙:那我去跟他们讲了

戴妍琦:去吧!

柳非:皮卡橙!

钟叶离:hhhhh皮卡橙什么鬼hhh

TBC

憋了那么多天终于产出了QWQ…

你们看我对双叶爱的深沉(´・ᆺ・`)

还有,上一章评论里好多求平叶的,对于这个我只想说……

对不起我把孙大大给忘了!!!【土下座

不要揍我QUQ

最后,感谢各位小天使们(๑´ڡ`๑)

评论(16)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