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镇柚子

因为太懒被关进了精灵球里

【all叶】闭月修花01

#各种梗混杂/天雷狗血苏苏苏ooc/架空古风+失忆+性转+武侠/宫斗+争权夺利


#私设众多#慎入慎入慎入#


>>


下了两天两夜的雪终于停了。


陈果拿着扫帚招呼酒馆里的伙计们清扫门前厚厚的积雪,皑皑白雪在太阳底下发着光,刺得人眼睛生疼。远远的,陈果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裹着厚厚的绒披风朝酒馆走来,她身后是一辆马车,上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


“柔柔!”陈果忙不迭把扫帚丢到一边,扑上去拥住了唐柔。


“果果,多日不见尚且安好?”一头深粉中长发,打扮不俗举止端庄的漂亮女子拉起陈果的手问到。


“放心啦放心啦,好着呢!”陈果目光越过唐柔的肩膀瞧见了马车,拍拍她的手臂:“哟,带了这么多东西过来,怎么,打算在我这儿过个五年十载?走走走,咱把东西收拾收拾。”说着陈果拉起好友的手腕就往酒馆里走。


木门被打开,二人进入酒馆时携来层层寒气,冻得几位客人哆嗦了一下,捧起热酒往肚子里灌。


陈果领着唐柔顺着木梯上了二楼,在长廊的尽头推开一扇门。


“这儿是我的卧房,二楼本是兼做客栈的,只是近来天寒地冻,客人众多,房间都满啦,只好委屈你暂时和我睡一屋了。”陈果解释道,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瞅着唐柔。


唐柔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失望或是嫌弃,她对着陈果露出一抹微笑:“无妨,和你住一起我很开心的,再说,也免去了一笔住宿费不是吗?”


“嘿,真会讲话。”陈果回头,笑眯眯地吩咐车夫把行李放在卧房门口。


二人把所有东西收拾完毕后已经是大汗淋漓了,陈果打开精雕细琢的木窗,一股子寒风呼啸而过,两个姑娘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匆匆把木窗又关上。正巧这时卧房里传出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和木地板碰撞发出不轻的碰撞声。陈果唐柔瞬间停了手上的动作,下意识地对视一眼。


两个人几乎同时把头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卧房里除了大门外的另一扇门。


陈果突然惊呼一声,急急忙忙走过去打开那扇门,唐柔满脸疑惑地跟在她后面。


那扇门背后原来是一间相对较小的房间,和主卧相比朴实无华,木床很小,书柜甚至堆积了一层灰尘。


一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子半躺在床上,手还放在床边的圆木桌上,刚才被她打翻的陶杯正在厚厚的羊绒地毯上安静地躺着,水洒了一地。


女子面色有着病态的苍白,不见一丝红润。她的唇形很好看,却也是白得毫无血色。而她的一头及腰长发却乌黑如纯墨泼洒,有些凌乱却异常乖巧地垂在耳侧,长长的刘海遮不住一双比北辰星还明亮的黑眸。两相对比,显得女子精致而又脆弱,像是瓷娃娃一样美得让人窒息。


陈果和唐柔在内心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很快陈果便回过神来,赶忙上前去扶女子躺下。


“你醒啦?有没有好点?伤口疼的厉害吗?”陈果捡起陶杯放好,坐在床旁问到。


“……”女子看着她,浅笑着摇了摇头。


“你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都昏迷十天了,发生了什么事?”女子收回目光,好看的眉头微皱,再次摇头。


陈果顿了顿,不好意思地回头和唐柔对视一眼:“抱歉我不该多管闲事儿的…对啦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没料到女子葱白如玉纤长无暇的手攥紧了身上厚重的棉被,脸色越发惨白:“……我……不知道……”


“哎?”


“那你还记得什么?是失忆了吗?”唐柔走上前来颇为好奇地询问。


“……不记得了。”女子看上去像是在努力回忆,最终却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嗯……没关系,那你就先在我这儿住下吧,等养好了身体再做打算。”陈果一挥衣袖豪气开口。“你是要喝水吧?我去给你倒,再给你端点热食上来,你现在身子虚弱,就别勉强啦。”


唐柔冲女子微微一笑,跟着陈果出去。


只是刚走到门口,陈果突然回过身来。


“我遇到你的那晚,你浑身是血昏迷不醒,但是手上紧紧握着一枚玉佩。”陈果从衣袋中掏出一块小小的玉佩交到女子手中。“这玉佩上有一个人名,我想那应该是你的名字吧?那以后就叫你这个了。”


女子盯着手中还带有体温的玉佩,有些愣神。然后她在神游中清晰听到了陈果带着温暖笑意的坚定有力的声音——


“叶修。”


厚重的木门被关上,叶修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陌生却隐隐觉得熟悉的画面。她知道那是她的记忆,可一旦集中精力去回想便头痛欲裂。


她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她必须去找回属于她的一切。


清秀的女子握紧了拳头,一直迷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







皇宫。


“启禀皇上,嘉世首领叶秋大人失踪至今十日仍无踪迹,属下已追加兵马,在整个皇城及周边地区严密搜查,不寻回叶大人死不罢休!”


年轻的皇家侍卫统领王杰希恭敬地单膝在地上,神色肃穆。


一旁跪伏着的刘皓却讥笑道:“叶秋本就是背叛了我嘉世的罪人,王将军何必如此费尽心思寻他。叶秋背叛一事暴露那天嘉世军们奋起镇压,已让他身负重伤怕是命不久矣。再说,就算侥幸存活被寻到了,还不是理应被处斩吗?”


一直沉默地站在一边的蓝雨副帅黄少天闻言冷哼一声,看向刘皓的眼神带着冰冷的杀意。


连一向温和的蓝雨主帅喻文州也敛去了笑容:“此事重大,单凭你们嘉世的证词还不足以证明什么。没有确凿的证据而私自处置我朝第一重官叶秋大人,刘皓,你觉得你们是应被满门抄斩呢还是株连九族呢?”


被那么几双锐利的眼神冷冷而又蔑视地盯着,刘皓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却还是故作镇定:“假公济私?几位大人还真是够朋友的啊,叶秋有你们这群朋友也算是死的值了。”


话音未落,他的脖子上就被架了一柄剑,堪堪刺进他脖颈的皮肉里,泛着凛冽蓝光的名剑冰雨被黄少天稳稳拿着,仿佛刘皓一不小心呼吸过重就会被利刃割穿喉咙,血溅朝堂。


“少天!”喻文州低声呵斥,黄少天磨了磨牙,狠狠抽回冰雨,在刘皓脖子上留下一个不小的伤口。


“皇上!这大胆狂徒竟敢依仗自己是蓝雨副统领拥有持武器面圣的资格就在皇上眼皮底下打杀,此等恶劣风气若不及时消除,后患无穷啊!”刘皓向前几步跪下,像是要远离黄少天,而在皇上面前寻求庇佑。


他后面的几位将领冷眼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出无聊又可笑的戏剧。


“都给我闭嘴。”皇帝冯宪君不耐烦地开口:“王爱卿,继续加大搜查力度,竭尽全力找到叶秋。”


“臣定当尽心竭力万所不辞。”


端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刘皓,看向黄少天:“黄爱卿,念你战功显赫,朕暂且罚你禁闭三日,日后若再敢当着朕的面打杀,撤去你的蓝雨副统领职位。”


“……臣遵旨。”


“就这样,都退下吧。”


刘皓直起身,嘴角勾出阴恻恻的笑。








“刘皓那帮人野心太大!他们成心想害老叶,这谁看不出来?!真是狼心狗肺!队长你为何不让我去宰了他?!”黄少天一回到蓝雨便张嘴咆哮道。


喻文州敛去眸中的冰冷,道:“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叶秋是被陷害的,而皇上又是一个只认事实不识情面的君王,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叶秋,保护好他,还有就是搜查证据。”


他看向黄少天:“少天,如果你真想帮前辈,就别再惹事了。刘皓陶轩一干人图谋不轨,总能抓人把柄的。”


“……”黄少天愤愤地冷哼一声。


“也不知道老叶现在怎么样了。”他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云卷云舒堆堆叠叠,永远那么纯净安宁。


他握紧冰雨。







京城的雪化了,院里的小树虽仍干枯,却隐隐有了抽枝发芽的蓬勃生机。


叶修穿上陈果给的兴欣酒馆的定制绸衣,布料是中等材质的绸缎,红白交替的颜色,穿在叶修身上意外地好看,裙裾翻腾像是缥缈的嫡仙。


“真好看…从来没想到原来这个衣服也能穿出这么好看的效果……”陈果喃喃道。


“果然还是叶修太好看了。”唐柔附和道。


被不停夸赞的叶修倒是拽拽裙角,说不出来的别扭。她眯了眯眼,有些好转的身体在太阳底下白的发光。她觉得浑身躁动,想要发泄却无处可寻,只能懒洋洋地瘫在藤椅上,像极了靥足的猫儿。


她这幅慵懒的模样逗笑了陈果,忍不住抬手摸摸女子的软发。


“平时也不见你束发,总是披散着,最近天儿好了人也好了,梳个头给姐姐们看看吧?正好我这儿头饰也多,姑娘嘛总得精心打扮一下。”陈果轻捏女子的一缕黑发,柔顺软滑的青丝从指缝漏下。


人间尤物啊。


叶修抬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梳妆打扮?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不会。”叶修仔细回想,发现她的记忆里根本找不到任何关于女子梳妆打扮的内容。她话音刚落,陈果的声音炸响在耳边:“什么??不会?一个姑娘不会梳妆打扮?你……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


看到女子无辜地眨巴着眼睛,陈果无奈。


“好吧好吧下次有空了姐姐教你。”完全没有抵抗力嘛,陈果鄙视这样一个被脸打败的自己。


三人往酒馆里走。兴欣酒馆的客人一向很多,大部分也都是老熟人了,三三两两聚在桌旁吃饭喝酒谈天。


在这份祥和中有一声明显刺耳的声音想起,伴随着兴欣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三个纨绔子弟先后进门,排头的那个看上去人高马大的公子哥扯着嗓子喊道:“来人——好菜好酒都给本公子端上来——”


在店内所有人的注视下他反而愈发心高气傲,昂首阔步率领着两个狐朋狗友在最中心的桌旁坐下。


短暂的沉默过后,食客们冷笑一声,转回头不再理会。


京城是个鱼龙混杂之地,仗势欺人时有发生,朱门酒肉,路旁枯骨更是常见。这种仗着出身名门便桀骜不驯蔑视他人的公子爷,大家早已司空见惯了。


只是这公子爷似乎是不甘心被冷落,拉长嗓子和两个朋友聊天,声音大得整个酒馆都听得到。


“刚才讲到哪了?哦对,叶秋啊,他背叛嘉世一事已成定局,那几位朝廷重官是眼睛瞎了才为这种人卖命吧哈哈哈哈。”


“金少话别说的这么满,我看嘉世那几位高官贼眉鼠眼,叶秋大人为了嘉世尽职尽责出生入死了十年,可是朝堂故老新官都尊敬万分的斗神,说不定是嘉世陷害呢?”


“放屁!”金家大少金砺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怒目圆瞪:“叶秋算个屁的斗神!老子看他是自作自受,死了活该!”


“啪”!


金砺话音未落,一盏做工精良的琉璃杯在他脚下碎裂,惊得上一秒还牛气冲天的金少下一秒跳起来躲到一边。


陈果还保持着扔杯子的姿势,漂亮的脸上写满怒气。


“放你的狗屁!”陈果一步步走过去,踹翻了金砺的椅子:“敢说如此侮辱斗神的话,你他妈现在就从我的店里滚出去!”


金砺青筋暴起,完全没了公子爷的样子,怒气冲天的样子像极了草莽野夫:“你的店?我他妈今天就把你的店给砸了!”说完他已极快的速度抄起椅子就往陈果身上砸。


唐柔见状迅速把陈果往身后拉,一闪身避开了金砺没有技巧的攻击,将椅子踢到一边。


金砺恼羞成怒,抓起放在一旁的剑,以目示意他的两个兄弟,三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持剑对准唐柔,而唐柔腰杆笔直地正对三人,脸上没有丝毫惧意。


斗争毫无预兆地开始,食客们尖叫着避让,店内桌椅杯盘狼籍遍地。


唐柔武功不错,时机也抓的非常巧妙,可实战经验也不足,力量相差悬殊,终是渐渐落了下风。她的衣裳被划破了几处,几滴冷汗从额角流下。


在陈果的尖叫声中,一把剑破空而来,趁唐柔不备直刺她的腹部。


唐柔下意识的闭眼,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有什么东西和剑刃碰撞,“当”地一声双双弹开。


唐柔睁开双眸,第一眼便看见叶修立在不远处。她的身姿不算挺拔,在众人中甚至显得娇小。她的乌发被风卷起,不施粉黛的脸孔干净纯粹。她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盏小小的酒杯,随性地扫视一眼四周,便震慑地全场寂静无人敢动。


罗裙翻飞,惊为天人。



TBC

评论(41)

热度(199)